全域旅游背景下对我区治沙与留沙平衡的建议

2018-11-26 15:40:40 浏览次数:0

自2015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研讨会提出发展全域旅游的理念以来,全域旅游工作在我国全面推进。2016年2月,国家旅游局发布了《关于开展“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”创建工作通知》;同年公布了2批共计500个国家级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名录。
    宁夏回族自治区是继海南省后的全国第二个省级全域旅游示范区。2017年3月,自治区政府印发了《宁夏回族自治区“十三五”全域旅游发展规划》,提出了“全景、全业、全时、全民”的旅游发展“四全模式”,设计了“一核集成服务、两带均衡发展、三廊整合提升、七板块打造精品”的全域旅游空间布局。自治区《关于加快全域旅游示范区建设的意见》,明确了宁夏全域旅游发展的路线图,决定扶持72个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,通过景村共建,提升景区对周边贫困村的带动力;扶持乡村民宿、民俗体验,旅游商品开发等增收项目。尽管“一地一品牌、一地一特色”是目前宁夏全域旅游资源构建目标,但在全国范围内, 宁夏得到肯定的特色化旅游品牌主要是沙漠旅游、黄河旅游和特色风情游。
    宁夏自上世纪末以来,一直是全国防沙治沙的先进省区。特别是进入“十二五”以来,荒漠化土地面积年均减少2.19万公顷,沙化土地年均减少0.75万公顷,而且实现了从极重度、重度、中度沙漠化土地向轻度沙漠化的转变。2018年,由于以往的长期治理和天公作美(降水量达320mm左右,高于平均年份50%左右),在宁夏河东沙区和沙坡头区北部的腾格里沙漠,很少见到成片裸露的流动沙丘,防沙治沙成效显著可见一斑。
    在全域旅游的大背景下,赴西北自驾旅游的外省游客,越来越多地将沙漠旅游目的地选在邻近的内蒙古阿拉善、鄂尔多斯等地,即使是中卫沙坡头、平罗沙湖这样的我国沙漠旅游标志性旅游区,由于沙漠景观不断被缩减,吸引力也在不断下降。这种趋势的出现,可能与诸多因素有关,如近年来阿拉善英雄会等沙漠旅游品牌产品的强大竞争优势,越野e族生活方式的出现,等等。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当清醒地看到:当别人把沙漠旅游打造成以探险为核心的“英雄”和硬汉形象之时,我们却把已有的沙漠旅游目的地弱化成“沙漠水乡”或“水乡沙漠”的柔媚与讨巧;别人以大片裸露的、流动与半流动沙漠彰显野性和自然时,我们把本就片断的、有限的沙丘种上林草,拉上水管,做成所谓的沙漠公园或教育基地;在内蒙古和陕西两省境内有较多自驾团队在流动沙丘上露营,在宁夏一侧由于流沙多被治理则未见这类场景。被治理后的固定半固定沙地反到因其上生长的柠条、杨柴、沙蒿等治沙植物从视觉到体感均不佳,旅行者多不愿在其上驻足。
    鉴于此,建议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、林业和草原局与生态环境厅等单位,充分发挥全域旅游的多产业协同功能,利用旅游业的“绿色发展”效应,通过科学调研,合理规划,在防沙治沙和保留沙地(即留存一定规模、一定点位或片带的活沙)之间建立起合理的平衡关系,为相关事业的共兴共荣留下必要的发展空间。

(作者:何彤慧,民建区直工委宁夏大学支部会员,宁夏大学西北退化生态系统恢复与重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教授)
 

相关文章

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